• 一骑 ( q í ) 红尘妃子笑?专家:没太大必要尽量不改

    新京报 02-20

    记者在《审音表》征求意见稿中未发现对“衰”、“斜”读音的规定,骑的读音统读为“ qi ?#20445;?#20294;这一读音早在 1985 年的《审音表》中就做了统一。不过,《请注意》一文中提到的“说服?#20445;?#35828;”的注音新审订为“ shuo ”。

    文 3207 字,阅读约需 5 分钟

    ▲视频丨鬓毛衰读“ shu ā i ?#20445;?#36825;些字该咋读? 官方:新标?#25216;?#21010;今年发布。新京报动新闻出品

    ▲网传部分常用汉字读音变化。新京报制图 高俊夫

    “乡音无改鬓毛衰,‘ 衰 ’ 在诗中本读 cu ī,教科书上的注音是 shu ā i; 远上寒山石径斜,‘ 斜 ’ 在诗中本读 xiá,教科书上的注音是斜 xié; 一骑红尘妃子笑,‘ 骑 ’ 在诗中本读 jì,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是骑 qí…… ”

    近日,一篇题为《请注意,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 !》的网文列举了教材和工具书中一些常见字的读音变化并引发争议。就此多位专家表示,随着社会的发展,语言会有字音的变化。公众应有一种开放的语言发展观。

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18 年前人教版课本,“衰”音已标注为“ shu ā i ”

    除了古诗词的读音问题,《请注意,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 !》 ( 简称《请注意》 ) 还列举了教材和工具书中一些常见字的读音变化,如“说客”的“说”原来读 shuì,但现在规定读 shu ō,另外还有说 ( shu ō ) 服 ; “粳米”的“粳”原来读 j ī ng,现在要读 g ě ng; 道别的时候经常说的“拜拜?#20445;?#29616;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第 5 版注音 bài,第 6 版增加注音 bái。

  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《请注意》一文去年就曾出现在网络,今年系“加工”后重新“炒红”。

    ?#19981;?#19968;所小学的章老师向记者展示了 2001 年版的人教版语文二年级 ( 上册 ) 课本,其中,乡音无改鬓毛衰,“衰”已标注为“ shu ā i ?#20445;?#36828;上寒山石径斜,“斜”也已标注为“ xié ”。

    ▲人教版语文课本 2001 年版二年级上册中对“斜”注音为 xié。受访者供图

    “这是一则旧闻了”。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教授王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随着社会的发展,语言会有字音的变化,对于这?#30452;?#21270;公众应有一种开放、动态、辩证的语言发展观。“语言的标准不同于其他标准,有时候说一不二,有时候可一可二,不一定非要有唯一标准。”

   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张世平表示,《请注意》一文里所列举的读音,有的是道听途说,有的是从现代?#27827;鎩?#26032;华字典和教材中摘抄,“?#20174;?#20102;社会的使用现实,但并不能体现国家语言规范。”

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国家规范标准尚在修订,专家称教材改动或为方便理解

    “目前在语音方面有三个标准?#20445;?#29579;晖介绍,其中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?#32933;?#22269;家的规范标准,但国家的审音标准涵盖面有限,生活中很多读音超出范畴 ; 其次是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,这是权威的学术规范 ; 另外就是教材,是使用领域的规范。“当三个标准中的一些规范发生变化时,公众反应就很明显。”

    记者了解到,作为国家标准的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 ( 简称《审音表》 ) 2016 年作出修订,现处于征求意见阶段,最终稿尚未公布。

    记者在《审音表》征求意见稿中未发现对“衰”、“斜”读音的规定,骑的读音统读为“ qi ?#20445;?#20294;这一读音早在 1985 年的《审音表》中就做了统一。不过,《请注意》一文中提到的“说服?#20445;?#35828;”的注音新审订为“ shuo ”。

    王晖认为,“乡音无改鬓毛衰?#20445;?#34928;是读“ shu ā i ?#34987;?#26159;“ cu ī ”这牵扯到古音是否应该保留,为了押韵可以读 “ cu ī ?#20445;?#20026;了语音清晰可以读“ shu ā i ?#20445;?#25945;材中对此改动,可能是为了小学生方便理解,但不一定非要按照这一理据。

    他?#24247;鰨?#23545;待这些读音不要搞“一刀?#23567;薄?#36861;究古雅,为了押韵读古音,不能说“ shu ā i ?#26412;?#38169;。同时,在教学中、?#38469;?#20013;,教师也不应告诉学生,这个读音就对,那个就错,毕竟对此类读音的考查并不体现学生的语?#38405;?#21147;。

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语文老师:实际教学需向学生解释清楚

    昨日,?#26412;?#22810;名使用北师大版和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的学生家长向记者证实,其孩子教材中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的“斜”念 xié,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中“衰”念 shu ā i。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中“骑”念 qí。

    顺义区教育研究和教师研修中心特级教师刘德水介绍,在教学方面,课程标?#23478;?#27714;推广普通话,就要按照标?#23478;?#26469;教。对于文学作品来说,从语言教学方面来看应该读“正音?#20445;?#21363;国家规定的读音,但古诗产生于历?#26041;?#31243;当中,按照今天的标准读会不太押韵,容易破坏语言的和?#24120;?#25152;以有人主张用“旧音”读,这其实有一定道理。

    “实际教学中,语文老师只要向学生解释清楚就可以,?#38469;?#19981;会考这些内容。”刘德水说,?#28909;?#23567;学课本给古诗的注音为“正音?#20445;?#20687;“远上寒山石径斜”的“斜?#20445;?#32769;师会向学生解释诗歌讲究语言美和音律和?#24120;?#20026;了押韵“旧读”会读成 xiá,而今天语言发生变化就读成 xié,一般学生都会理解。

    中关村四小语文老师王丽娟告诉记者,?#32422;?#25945;语文已有 20 多年,近年来?#32933;?#20986;现了多个字音出?#30452;?#21270;的情况。

    “?#28909;?#20116;年级下学期课本中,坐骑的 ‘ 骑 ’ 读二声 ‘qí’,以前是读四声 ‘jì’ 的。有时候家长会问老师,为什?#26149;妥约?#23567;时候学的读音不一样了。”她说,这种读音的改变通常不涉及语义变化,针对这类情况,老师在教学中会注意并说明。

    目前针对拼音,语文课本明确的,教师按照教材教,如果教材没有明确,语文教研组老师会查询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等资料、?#25945;?#25110;联系区教?#24615;保?#26368;终确定正确的读音。

    不过王丽娟?#24247;鰨?#30446;前教材和课外古诗书的个别读音存在差异,往往给学生带来困扰,不知道哪个读音是正确的。?#28909;?#23567;学生常常购买的《小学生必备古诗 70 首》等书籍,如果出版社不同,个别字的读音也有不同。另外,校外机构教的读音也和校内有所不同,“?#28909;?#26377;学生说,课外班教的是给 ‘g ě i’ 予,而校内教的是给 ‘j ǐ 予”。她建议,校外读物和课外班也应该使用统一规范的读音。

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专家:教材读音依据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

    教材中的读音依据的是什么标准 ? “主要根据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。”昨日下午,曾担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?#27827;?#35328;?#23707;?#22810;所大学博士论文评阅人、答辩委员会委员、主席的南开大学中文?#21040;?#25480;马庆株告诉新京报记者,国务院在 1956 年发布了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,其中提到让中国社科?#27827;?#35328;研究所来编写一部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,目的是为了确定普通话的语音和词汇规范。

    马庆株认为,就语音方面的国家规范而言,主要标?#38469;?#22269;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牵头编写的《审音表》,但修订后的《审音表?#22346;?#26410;正式发布,目前仍采用的是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》 ( 1985 年 ) 。而《现代?#27827;?#35789;典》和《新华字典》这两部字词典也是权威的工具书,基本体现了《审音表》的要求。

    在马庆株看来,民众对读音变化反应这么大,其实就是熟悉了原读音不愿意改变。他认为,读音标准如《审音表》当初制定时是由审音委员会专家集体研究决定的,没有太大的必要尽量不做修改。“能少动就少动,一改的话所有字典词典都得改,社会成本是很大的。不改的话?#38047;?#22810;大危害性 ? 比较一下利和弊哪个大 ? ”

    新京报记者 王俊 沙璐 王洪春 张璐 实习生 王佳珺

    ━━━━━

    观点:拼音可以变,但要遵守约定俗成原则

    近日,某自媒体发表的一篇《注意 ! 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 !》刷屏社交网络,文中举了一大串读音改变的例子,?#28909;紓?#36828;上寒山石径斜 ( xiá ) ”要读成“远上寒山石径斜 ( xié ) ?#20445;?#19968;骑 ( jì ) 红尘妃子笑”要改成“一骑 ( qí ) 红尘妃子笑”。

    这篇文章迅速登上微博热搜,网友?#36861;?#24778;呼“上了个假学”。

    实际上,这则“新闻”中的大部分内容,来自国家语委 2016 年 6 月 6 日发布的《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 ( 修订稿 ) 〉征求意见稿》,而这个《征求意见稿?#20998;?#20170;尚未正式发布。这也意味着,这篇文章是一条?#28100;?#30340;假新闻。

    针对此事,2 月 19 日,主管汉字读音审定的教育部有关部门回应称,读音改变主要是考虑便于推广应用,?#37096;?#34385;了多数人的意见,但目前改编后审音表尚未正式公布,对于古?#27827;?#29983;僻音,还应以原读音为准。

    ?#27827;?#35821;音发展史就是一部变化史

    虽然这是一条假新闻,可是却涉及一个大多数人习焉不察的真问题,即语音是一成不变的吗 ? 推而论之,一个字词,民国时期的读音和今天一样吗 ? 明清时期和民国时期一样吗 ? 答案当然?#38469;?#21542;定的。

    按照音韵学的一般分类,?#27827;?#35821;音的发展大致可分为上古、中古、近古、现代四个时期。上古音是先秦两汉时期以《诗经》音系为代表的语音,明清学者称其为“古音” ; 中古音是六朝至唐宋时期以《?#24615;稀?#38899;系为代表的语音,明清学者称其为“今音” ; 近古音是元明清时期以《中原音韵》为代表的语音,学者称其为“北音” ; 而现代音就是以现代?#27827;?#26222;通话语音为代表的语音。

    可以看出,一个字词,在不同时期的读音也是不同的。而且,每过几十年就会有一小变,几百年则会有一大变。

    ?#28909;紓?#26681;据学者的研究,先秦时期的上古音存在有复声?#31119;?#21644;今天的英文 sky、fly、slow 等单词一样,上古音的浊音也很丰富,还有?#25512;?#21644;不?#25512;?#30340;区别。这些特点,如今的?#27827;?#26089;就没了 ; 再?#28909;紓?#20013;古音的音节结构非常复杂,甚至有四个元音的组合 ; 还有,直到近代音,?#27827;?#30340;入声才逐渐消失。

    读音可以变,但不能瞎改

    换句话讲,历史地看,那些“小时候好不容易改过来的读音”也只不过是?#27827;?#28459;长语音变化中的一个切面。如果非要按照过去的读音,我们难道?#23478;?#21435;学上古音吗 ?

    事实上,?#27827;?#35328;一直是在不断变化、新陈代谢的。在漫长历史中,不同方言区的人们为了沟通的需要,不断地相互模仿,相互迁就,相互调整,相互融合,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,在社会群体间便自然孕育出一?#30452;?#27492;都能懂、一种中间形态的语言来,即共同语。

    共同语产生后,它仍会随着社会的变迁而不断演化、更新。演化过程中,一方面不断吸收各方言的成?#37073;?#20197;丰富?#32422;?; 另一方面?#19981;?#19981;断创造出新词汇,?#35270;?#31038;会的变迁,让共同语和社会同步发展。因此,共同语不是固定的,它是在不断变动的、在新陈代谢的。

    正如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王晖教授所说,要用开放、辩证的眼光看待语言变化 ; 同时,对待一些读音不能搞一刀?#23567;N以?#34917;充一句,更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语言变化。

    因为,民族共同语本身就具有融合性和桥梁性,一方面,共同语在不断吸收各方言成分 ; 另一方面,使用不同方言的人?#36130;?#20511;共同语得以交流沟通。只要大家在使用这个读音的时候,沟通交流不出现问题,就没什?#26149;?#25351;摘的。

    当然,民族共同语也应该有规范性,在这方面,字典和官方发布的语音表就是规范。读音总是变来变去,不仅不利于沟通交流,造成一定的混乱,?#19981;?#32473;大家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。

    如果要对拼音进行改动,起码?#31859;?#23432;一定的程序,明?#26041;?#31435;改动拼音的原则,?#28909;紓?#25152;谓约定俗成原则,简单而言就是少数服从多数。但是,对于古诗词当中的一些读音,为了语音语?#26012;?#21518;的文化寓意,就不能简单地“将错就错”。

    因此,不论是什么性质的媒体,在对待语音问题上,都不应该为了眼球而蓄意制造混乱、焦虑甚?#37327;只牛?#36825;也是维护好民族共同语的基本要求。


    新京报
    以上内容由“新京报”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    最新评论
    分享 返回顶部
    四川快乐12开奖号码